主页 > T生活店 >《大成岗琐记之26》「八二三」补遗的胡琏回高举信 >

《大成岗琐记之26》「八二三」补遗的胡琏回高举信

近日来,蔡英文总统频频视察国军部队和对国军发表谈话,也出席桃园陆军专校举办「荣耀传承日」三军士官新生的开学典礼,更在总统府接见20家敬军企业,远东百货公司总经理徐雪芳出席受颁感谢状,获得敬军爱民的殊荣。

蔡英文的这一系列动作,要凸显她主政下的多幺重视国家军人,而且行政院也跟进总统的「敬军爱民」,目前排出的优先法案除了要在立法院新会期通过总预算案和废止《印花税法》之外,最主要更是要準备通过F16V战机的军购案。

上述府院的政策与作为,我们都非常支持,只是民进党政府在推动年金改革的阶段,和强行通过该法案的内容时,对于军公教警消人员的态度与汙衊程度,已让他们的人格与尊严造成重大伤害。

现在府院对军公教警消人员态度的大改变,甚至于我们总统还来个「临时起意」,说她很希望看到我们国军能穿军服走在街上,好让百姓看到雄赳赳、气昂昂的军人本色,赢得社会的尊敬。

「军爱民、民敬军」这本是政府与百姓应该有的态度,我们当然认同这近天以来蔡英文对尊重军人的态度,只是又逢总统大选的逼近时日,政府的这些举动尽看在为保卫国家而牺牲自己生命和家庭生活的军人眼里,显得格外让人感到讽刺和浑身不对劲。

为什幺我们应该具有「军爱民、民敬军」的基本态度,我愿意举「八二三」砲战时,少为人知历史的一段惨烈情事。

以下这封信是,也就是在1958年金门爆发「八二三」砲战后的一年,担任当时金门防卫司令的胡琏(字伯玉)将军,回给当时曾担任防卫副司令的海军少将高举(字超然)的信。我把胡琏信的内容转换成文字如下:

「超然副司令官吾弟大鑒:
    顷接九月七日来函敬悉种切,此次吾
弟之事,余于九月八日黎〔注:黎玉玺〕副总司令抵达金门时,微有所闻,悭以语焉不详,未能忖度,虽先后曾函电 总长〔注:王叔铭〕解释,迄未奉覆。
    今谈来书所云一切,始悉个中详情,乃係美方误会所致,当日不令海军船只抢滩,以免人船两失,原由余所决定,而为吾
弟所执行者故于驳运结果,卒使七百余员之新兵,安然抵达。若直接抢滩必不如此,日来美海军数次护航吾船团均不能抢滩下卸,且受匪砲损害甚巨,即为明証。由此以见吾
弟其时之决策极为正确。兹竟以此事使吾
弟受屈,余亦至感不安。余为吾
弟之长官,一切责任自应由余负担,现已亲笔另函 总长详陈始末,俾邀明察,谅以吾
弟之忠贞尽职,志操纯正,俾能有所大白,否则即以七百余员之新兵以受吾
弟措置得当之所惠,得庆无恙,自亦功德无量。诸希不必有介于怀是幸。
专此匆覆,并颂
近祺
                     胡琏 □ 手启  〔民国四十八年〕九月十四日」。

 

承上述,金门炮战8月23日爆发时,当时的胡琏是金门防卫司令,高举是代表海军少将,他是四位副司令中的其中一位,其他三位包括抗日开第一枪的名将是吉星文,还有赵家骧、章杰。

根据高举家属的文述:「他〔注:高举〕是八二三炮战唯一没战亡的副师令,他和胡琏指挥战役,他吿诉胡琏不要出去,免得也被砲击。赵家骧,吉星文,章杰三位副师令砲战一开始就阵亡。他军服上的血迹大部分都是吉星文的血。我〔注:高举的长公子高绍举〕记得第二天国防部派人到我家报告我妈妈 我父亲只受轻伤,我在她身边。」

高举家属的文又述:「美国有军事顾问战在金门非常害怕,要求我们海军从台湾派舰运送充员去金门,我父亲是海军最高指挥官拒绝,因为当时砲弹的密集会有非常大的伤亡。美军就告老蒋,他ㄧ听不和美国老大哥合作还得了,不久〔注:砲战发生后的9月16日,离炮战发生时间才23天,而砲战一直要延续到10月25日才近尾声。〕就把我父亲调回台湾。当家父第三次请退役(民国54年)时老蒋对他说当时是误会。」

对照胡琏回给高举的信,与高举家属高绍举给我line的文述,凸显八二三炮战爆发最激烈的时刻,驻防金门美军顾问要求我国海军抢滩运送七百余员新兵上岸,但被当时代表海军指挥官高举将军拒绝,这讯息被蒋介石得知之后,火速将高举从金门防卫副司令调回台湾。

高举将军代表海军,为顾及官兵生命安全,或许在战术上与美军有不同的意见,但这也是在金门最高司令官胡琏将军的同意,以及后来也证明没有让这七百余员白白牺牲性命的决策是正确的。

高举将军以身为军人为荣,却在有机会报效国家的战役中突然被调离战场,才有致胡琏司令官的信,希望对事件的始末有所澄清。因为,这毕竟关係到一份军人的最高荣誉。

这是我们国人所尊重的国家军人本色,这更是执政民进党蔡英文政府对于尊重军人和公教警消人员应有的基本认知和态度。

《大成岗琐记之26》「八二三」补遗的胡琏回高举信

▲陈天授(台北城市大学荣誉教授)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