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购物消费 >併购成医疗企业研发新动力 >

併购成医疗企业研发新动力

併购成医疗企业研发新动力

医疗保健行业是受科技颠覆(technological disruption)和去中介化(disintermediation)影响最大的行业之一。儘管该行业正经历前所未有的整合,但科技和大数据技术不断进步,预计仍将有助于加快开发重要药物。此外,受价格压力影响,企业要以新的商业模式运作,减少对中介的倚赖,并愈来愈注重规模效益和成本结构。

然而,儘管新技术不断涌现,药物开发依然是一个漫长、昂贵和高风险的过程。新药的研发周期需要经历多个阶段的测试和批核,需时长达10至15年,而平均成本则高达25亿美元,更重要的是当中仅5%得以最终推出市场。其次,部分药品的专利保护期临近结束,亦为大型製药商带来更大的成本压力。另外,美国等市场的医疗成本显着上升,正对製药商构成降价压力。

在上述因素驱动下,医疗行业于过去25年间出现周期性併购浪潮,价值超过10亿美元的併购交易总数接近600宗。虽然与其他行业相比,医疗行业的併购交易对股东股权的影响较低,但最终仍会导致股权分散。根据我们的分析所得,约40%至50%的併购交易实际上会损害股东价值。毋庸置疑,我们必须考虑每宗交易本身的情况,但我们发现,只专注于削减开支的交易往往会以失败告终。

成功併购专注于创新

从我们的经验看来,最成功的併购交易专注于创新和增长,而非削减开支。显然,若公司为收购支付过高的价钱,亦会损害股东价值。但鉴于开发药物的成本非常高,许多公司发现,要避免花费多年时间和数十亿美元用于研发新药,收购一系列先进药物和创新疗法是最高效的方法之一。我们认为,对于许多公司而言,併购可帮助其以最快捷和低廉的方式高效地开展研发工作。而随着产品因专利保护过期在即而收益下降,公司在研发过程中收购更先进的药物则可有效抵消该影响。

藉革新疗法推动增长

哪些药物创新的领域具较佳前景?我们认为,癌症免疫疗法革新将带来部分最令人鼓舞的突破性疗法。第一代癌症免疫疗法涉及的一系列新药,可帮助免疫系统识别并消灭癌细胞,因此可能提高个别类型的癌症患者的治癒率,并延长其寿命。

例如,罗氏(Roche)先于1990年收购Genentech的大部分股权,其后又于2009年收购了其少数股东的全部股份。透过这种合作方式,罗氏旗下诊断部发现、开发并推出了许多单克隆抗体,包括Herceptin、Avastin和Rituxan等重要药物,而它们亦已成为对抗癌症的标準疗法。

默克(Merck)于2009年收购先灵葆雅(Schering Plough)则是癌症领域另一具里程碑意义的併购交易。由于先灵葆雅在2007年向Akzo Nobel收购了Organon,因此默克获得了由Organon发现的一种专利抗体药物Keytruda。在默克完成Keytruda的研发工作后,美国食品药品管理局(FDA)已批准将其用于治疗多种癌症,而Keytruda亦已进入市场达3年,预计其销售额将于2022年达110亿美元。

受惠于上述收购,罗氏和默克料将成为影响新一轮癌症和其他罕见疾病疗法的主要製药商。这些疗法可能涉及基因编辑等技术,将有望医治甚至治癒疾病。这类治疗方法在初期可能较当前的标準医护方法昂贵,但长远来看,则可能有助节省医疗开支,因为随着患者病情好转,他们将不再需要治疗慢性疾病。

大型公司具竞争优势

儘管近期医疗行业的併购交易活动有所放缓,但由于降价压力依然存在,我们相信公司将持续进行合併和重组。鉴于医疗行业已于最近着手调整供应链,我们预计,医疗服务配给等新的商业模式将会出现,以帮助降低成本。

在药物和医疗设备开发方面,我们认为最成功的公司应可透过併购交易推动创新,并擅于整合收购,从而能够更好地抵御价格压力。然而,如果公司未能进行创新,价格压力则会对他们造成极大的负面影响。

我们认为大型生物科技公司具吸引的投资机会,因为大型公司拥有更好的条件,可加快监管批准和专利申请进程。另外,藉着深入的分销网络,他们可向更多受众销售新收购的创新产品,因此可更快地增加收入以抵消高昂的研发开支。而全球人口老龄化,亦将持续为医疗行业带来重大利好因素。若公司可利用创新不断丰富产品系列、降低成本及增加收入,将可成为该行业的赢家。

 

作者为道富环球投资管理研究分析员Joe Lawlor和行业投资组合经理Bill Sandow

上一篇: 下一篇: